多国积极努力应对供应链危机(国际视点)国际

2020-03-23

  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通用、菲亚特—克莱斯勒和福特3月18日决定接受汽车工人联合工会的要求,暂时关闭在北美的工厂至本月底。图为18日,在美国密歇根州底特律,建筑工人离开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厂房。
  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国多点暴发,许多国家临时采取关闭边境、停产停工、封锁城镇等非常措施,全球供应链遭受严重冲击。为应对挑战,各国政府及企业纷纷采取紧急措施,努力确保供应链运行,尽可能降低疫情对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

    

  据国际知名信息服务公司IHS MARKIT于3月初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全球制造业正在经历自2009年以来的最大危机,2月份全球采购经理人指数仅为46.1,远低于50的荣枯线。国际知名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近日发布的报告认为,由于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国家和地区大多处于全球供应链的中心位置,这次公共卫生事件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程度可能是史无前例的。

  全球制造业遭受严重打击

  美国高德纳咨询公司高级分析师瓦特认为,此次疫情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即由于各国政府限制性措施而造成的劳动力紧缺、生产停滞以及物流受阻。

  受疫情自身的快速蔓延及所导致的市场需求量下降和零配件短缺等因素影响,全球各大汽车制造商及零配件供应商近期纷纷宣布停工停产。

  德国三大汽车巨头戴姆勒、大众和宝马集团近日先后关闭了各自位于欧洲境内的生产线,关闭时间至少持续至3月底;菲亚特—克莱斯勒自3月16日起暂停其位于意大利、波兰、塞尔维亚等地的生产线;法国雷诺公司也宣布暂时关闭位于法国和西班牙境内的生产线,预计将有至少12家工厂及1.8万名工人因此受到影响;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通用、菲亚特—克莱斯勒、福特18日也宣布,暂时关闭其在北美地区的工厂至月底;博世集团表示将考虑全部关闭其位于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汽车零配件生产线;全球最大的轮胎生产厂商之一的美国固特异轮胎橡胶公司宣布停产至4月3日。

  据IHS MARKIT预测,以目前欧洲各国汽车制造商平均停产13个工作日计算,欧洲汽车生产量将减少88万辆,其中德国、西班牙和法国受影响最为严重。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汽车研究中心的杜登霍夫教授预计,2020年全球汽车销量将不足7700万辆,比2017年减少约10%。

  据统计,汽车业在欧盟占全部制造业岗位的11.4%,总产值约占欧盟经济总量的7%。欧洲汽车工业联盟总干事惠特曼表示:“毫无疑问,当前欧洲的汽车工业正面临严峻的危机,几乎所有的制造和零售环节都陷入了停滞。”

  制药业也是受此次疫情影响较大的领域之一。自疫情发生以来,欧洲药品管理局多次提醒各成员国提高疫情对供应链可能带来的风险的警惕。针对欧洲已成为疫情暴发中心的现状,欧洲药管局加强了同欧委会、成员国主管部门间的沟通,并专门成立了欧盟应对药品短缺执行指导小组,密切监控疫情对制药业供应链的冲击。

  各国纷纷采取积极措施应对

  为应对供应链危机,很多国家政府或区域性组织积极采取措施以缓解压力。欧盟委员会近期出台了一系列指导政策,要求确保在欧盟单一市场内不得限制商品的自由流通,特别要保障药品、医疗器械、生活必需品供应链的顺畅,并为市场急需的商品优先开辟物流绿色通道。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强调:“如果我们不尽快采取行动,市场将很快面临物资紧缺的状况。越是紧要时刻,越要维持单一市场内部的稳定。”

  惠特曼呼吁欧盟和成员国政府尽快采取更为果断和相互协调的举措,为企业提供必要的支持;美国汽车与零部件制造商协会也于近日向美国国会提出申请,要求国会尽快通过向制造业企业提供紧急援助的议案,同时要求政府降低钢铁等原材料的进口关税。

  德国政府近期宣布,企业因供应链断裂等原因造成停工停产的,可为员工申请临时工作津贴,联邦劳动局也将全额退缴社保以减轻企业负担。德国政府还推出了规模超过5000亿欧元的资金担保计划,以应对企业流动性紧张问题,并采取了包括延期纳税、免缴滞纳金等措施。德国联邦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朔尔茨表示,对受疫情影响的企业,政府的担保“没有上限”,德国将利用一切资源来应对经济滑坡。

  法国政府计划推出数千亿欧元的财政支持方案,其中包括向企业提供优惠贷款以及减免税收等措施,甚至考虑对部分陷入困境的企业实施国有化。

  日本经济产业省将在年度补充预算中再增加3600亿日元(1美元约合110.63日元),对中小企业投资、营销和信息化升级等方面进行补贴,推动日本制造业生产效率的提升。

  合作对供应链稳定至关重要

  近期,随着中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中国国内复工复产的速度不断加快,为全球经济和产业链修复注入源源不断的动力。

  日本东洋园大学教授朱建荣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使日本经济界和民众重新认识了中国经济在世界上的重要地位。中国迅速复工复产,将有助于把中国的制度优势和发展机遇转化为对世界的贡献,也有助于稳定全球供应链。”

  分析认为,由于疫情暴发和经济恢复的周期不同,不同国家复工复产的步调不可能一致,对于全球供应链将产生持续影响。对此,各国需要加强政策协调和国家合作,尽量降低疫情对全球产业链产生的负面冲击。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教授科恩表示,全球供应链非常具有黏性,它是经济全球化下各国分工合作的范例。因此,对供应链的调整是非常耗时的。相信此次疫情危机过后,更多企业会开始考虑如何对冲风险,而不是一味寻求降低成本。

  日本立命馆大学教授周玮生对本报记者表示,全球化时代,制造业的主要特点是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在危机面前,人类更需团结合作,结成命运共同体,齐心协力共克难关,以此为契机,通过新技术进一步推动网络空间和物理空间的高度全球化,共享知识信息,建立更加安全的社会模式。

  北京联讯动力咨询公司负责人林雪萍对记者说:“在此次疫情防控阻击战中,中欧之间的相互支持彰显了危急时刻国际合作的价值,也显示出经济全球化仍然是不可逆转的趋势。即便是一个小小的口罩,也是全球供应链集成融合的产物。从这个角度来看,不同经济体进行国际合作的内在动力一直存在。当前,国际合作不仅仅对加速供应链的修复至关重要,对于未来推动全球经济走出低谷,也同样重要。”

  (本报布鲁塞尔、柏林、东京3月22日电) 


  《 人民日报 》( 2020年03月23日 16 版)

(责编:岳弘彬)

阅读延展

1
3